作更有创意的教学设计师

我们已经知道的课程系统设计模型有几十种之多,但其中最广为人知的是ADDIE模型,即分析、设计、开发、实施、评估。

ADDIE模型分为五个阶段:
  • Analysis(分析)——对教学所要达到的行为目标、任务、受众、环境、绩效目标等等进行一系列的分析。
  • Design(设计)——对将要进行的教学活动进行课程设计。例如对知识或技能进行甄别、分类,对不同类型的知识和技能采取不同的、相应的处理措施,使其能够符合学习者的特点,并能够通过相应的活动使其从短期记忆转化成为长期记忆等等。同时,在本阶段中也应针对撰写出来的学习目标进行验证,并设计出相应的评估学习效果策略和手段。
  • Development(开发)——针对已经设计好的课程框架、评估手段等,进行相应的课程内容撰写、页面设计、测试等。
  • Implementation(实施)——对已经开发的课程进行教学实施,同时进行实施支持。
  • Evaluation(评估)——对已经完成的教学课程及受众学习效果进行评估。柯氏四级评估法针对每一个层级的目的、流程、手段等均有明确的描述。评估的目的不仅是对课程内容本身的合理性进行评估,更要对培训的效果和绩效的改善进行评估、寻找差距、积极改进。
进行教学设计时,运用ADDIE模型,在每一个阶段都会有相应的成果产出。这个模型旨在如何将教学设计得让学习者更愿意去学习,但就目前而言,如果每门E-Learning课程都要经历这样一个周期,必然会引起成本的增加;而且,设计师并不需要什么特别的教学方法,只要按照流程把现有材料加工好,适当增加动画、视频,能够播放就可以了。


这样无形之中将从事E-Learning业务的企业变成了课程加工公司,他们无需任何了解教学设计的人员,只要有懂技术的工程师就可以了。这种做法看上去面向“客户”,实则疏忽了E-Learning的真正客户——“学习者”。教学设计师将一批批同质的电子教科书通过网络传递给个性和层级不同的学员,是否能够达到教学目标,产生最佳的学习效果,不得而知。

我们要如何改变这样的现状呢?如何让教学设计在E-learning中真正发挥出潜在的能量呢?

简单,只是E-Learning的合格分,只有将“设计”融入其中,才会有更高的价值,而设计本身也正是社会多样性需求的体现。电子学习伴随着各个阶段的信息技术变革,走过了二十五年之久的发展历程。无论技术如何变化,内容和设计始终保持核心的地位,课程设计质量决定了E-Learning兴亡。

过去,教学设计者很少有参考书,也没有模型可以借鉴。随着创建和发布工具的发展,设计质量的同步提升会创造更大的价值。在国外,最好的E-Learning 设计师与广告公司的设计人员一样,能够驾驭最新的信息技术和成熟的设计理念,创造出独一无二的学习体验。2002年获得最佳E-Learning 产品“定制内容”金奖的一个课程就证明了这一点: 现任纽约大学教授的JC Kinnamon是该门电子课程的首席设计师,他带领一个设计团队接受了课程任务“如何教会员工达到最佳的内部沟通”。面对这个挑战性的项目,JC Kinnamon选择“引导发现”的教学设计架构,他虚构了一个糖果公司,准备到市场上发布新的产品。学习者进入此学习情境后,首先获得一个角色。他/她必须按照指南完成一系列的沟通和写作任务,并与其他人协同完成最后的产品发布目标,其中涉及到不同部门之间的配合、产品信息的准确描述、商业机密的控制、内部冲突的化解等等与公司实际运作相关的细节。学习者不但从中获得了必要技能,而且还主动尝试了各种不同的角色,并得到了及时评价和反馈。在完成一系列任务的同时,学习者掌握了工作中的高级沟通技能。这门电子课程按照设计思路开发完成后,获得了当年最佳E-Learning产品的金奖,同时创造了单个课程的最高销售价格。

好的教学设计不但遵循教育理论中的认知规律,而且还要考虑实际的学习情境需要。在E-Learning中,教学设计的重要性更加突出。当个体学习者面对身边所谓“远程教育”、“电子学习”却依然粗简的学习方式,他们可能非常无奈。作为E-Learning的提供者、经营者或者更多的从业者,不能如此得过且过。在生存竞争中,整体的趋势中必定会有自然选择规律。当然,我们的教育本来就缺乏教学设计的观念,基于陈旧的单一行为主义教育学理论的模式还处处可见。但改变,既可以从小处突变,也可以是新形态去替代旧模式,当改变发生后,淘汰也就完成了。
 
 

所有文章版权归问鼎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问鼎mlearning
问鼎云学习
考试100
问鼎测评
问鼎义工联